您的位置:主页 > 农村文化 >奠文泣诉心意家属泪满腮殡葬司仪朱汶曼每颗眼泪都是爱 >

奠文泣诉心意家属泪满腮殡葬司仪朱汶曼每颗眼泪都是爱

2020-07-01作者: 152次阅读

奠文泣诉心意家属泪满腮殡葬司仪朱汶曼每颗眼泪都是爱奠文泣诉心意家属泪满腮殡葬司仪朱汶曼每颗眼泪都是爱奠文泣诉心意家属泪满腮殡葬司仪朱汶曼每颗眼泪都是爱奠文泣诉心意家属泪满腮殡葬司仪朱汶曼每颗眼泪都是爱奠文泣诉心意家属泪满腮殡葬司仪朱汶曼每颗眼泪都是爱奠文泣诉心意家属泪满腮殡葬司仪朱汶曼每颗眼泪都是爱奠文泣诉心意家属泪满腮殡葬司仪朱汶曼每颗眼泪都是爱奠文泣诉心意家属泪满腮殡葬司仪朱汶曼每颗眼泪都是爱

出道7年,朱汶曼以坊间少见的流泪哭丧方式主持葬礼,并成功在行内创出“哭包司仪”的名堂,经媒体报导后更成了同行争相模彷的对象。

“我在媒体上曝光后,听说有同行模仿我的哭腔唸奠文。其实,每个司仪都有自己的风格,别人根本模仿不来。”

她说,在一场告别式中,殡葬司仪的任务除了需确保拜祭与出殡仪式顺利进行、掌控现场气氛与秩序,同时也需要撰写奠文,并以适切的声调念祭文。

弥补孝子孝女的遗憾

她披露,殡葬司仪是在七八年前才被引进本地殡葬市场。若跟国外如台湾相比,本地的殡葬司仪业还处于推广期,很多人都不了解这个角色的重要性。

“大城市如吉隆坡市民对殡葬司仪的认知及接受度比较大,很多寿板店也开始把司仪纳入殡葬服务配套里面。”

不过,基于风俗民情的不同,一些乡村人民还不太能接受殡葬司仪,一些传统丧礼也没有念奠文这个环节,拜祭仪式多由俗称的棺材佬、诵经师父或社团人士负责。

她到乡村地方主持丧礼期间,曾被诵经师父视为“抢饭碗”的竞争对手,频频出手干扰她的工作。也有人质疑殡葬司仪的专业性,认定这份工作简单,看不到背后的付出。

“一个丧礼上有殡葬司仪拿起麦克风主持仪式,气氛比较庄严肃穆,是对往生者的一种尊重。如果没有司仪主持仪式,现场可能听到杂工的呼喊声,场面比较混乱。”

她披露,丧礼上的奠文环节具有追思与道别的意义,而殡葬司仪撰写奠文之前都会与家属讨论,希望借由奠文传达家属想对往生者说的话语,以便家属能好好完成道别仪式。

她说,很多子女因忙于赚钱而来不及孝顺父母,父母就先离世,令他们心中感到万分遗憾与后悔。

“有往生者的子女对我说,他们常因工作忙碌无法及时陪伴父母,或在言语上伤害了父母的感受,因此,他们请求我通过奠文向父母传达歉意与感谢。于是,我在奠文里删除了传统的‘不孝’字眼,改用‘谢谢你,原谅我们做得不够好,我爱你’的字眼。”

殡葬司仪以真挚情感撰写及唸奠文,让孝子孝女的遗憾与内疚之情转为感谢与爱意,可说是孝道美德的维护者。

临场应变满足要求

 

朱汶曼说,一场丧礼中常会出现不同意见,殡葬司仪需同时满足寿板店老闆、主家及亲友们的需求,可说是非常考验临场的应对能力。

 

“曾有主家要求简单平静的送别气氛,我都会尊重他们。不过,我也遇过一些亲友擅自越过主家要求我不能让任何人落泪,遇到这样的情况,我都会以寿板店老闆的意见作準。”

 

感性的她经常得面对悲伤场面,渐渐地也学会了稳住情绪不受影响,面对突发事件时也能保持专业态度。

 

“有一次,我在丧礼上唸奠文时,一名家属可能过度悲伤,不想听到我的声音,竟向我激动大喊:‘够了,你不要再说了!’我当场愣住了,且很害怕对方随时向我冲过来,幸好有亲友及时阻止她。我随后把奠文唸完,完成我的工作。”

 

她主张悲伤情绪必须得到释放,人才能面对死别的痛苦。她曾在丧礼上目睹家属强行压抑悲痛,最后甚至因为压抑过度而忽然晕倒。

 

“忍哭其实比忍痛更辛苦,每次看到家属忍住不哭,憋得很辛苦的样子,我都会在唸奠文的时候发挥悲腔,好让他们听了也尽情痛哭!”

 

她的举动看似往伤口撒一把盐,其实是协助家属的伤口结痂。

 

她披露,曾有一次,一名太太因为丈夫的逝世而一直哀痛哭泣,婆婆却不让媳妇哭,结果,媳妇反问婆婆:“我老公死了,若现在不哭,我要到什幺时候才能哭!”

 

汶曼明白,眼泪的背后都是爱,除了因为悲伤,哭泣也是家属最后一次展现对往生者的爱意。

 

对她而言,葬礼结束后,当主家与亲友亲自向她道谢时,也等同是肯定她的表现,而这也是她的满足感的来源。

 

家人怪罪带晦气回家

 

朱汶曼从小热爱舞台表演, 从广播电视电影系毕业后,她本来打算进入广播电视业发展。恰好在这时候,有朋友提起一家殡葬公司正要聘请殡葬司仪,汶曼对这份工作充满好奇,于是瞒着家人前去应徵,没想到竟然顺利被录取。

 

当她向家人坦言自己将进入殡葬业服务后,家人都感到很惊讶。一般人都对殡葬事宜有许多忌讳,因此,家里突然出了一个殡葬司仪,每当发生不好的事情时,家人总会怪在汶曼身上。

 

“我刚入行不久,哥哥就一直生病,大家怀疑是我把‘好兄弟’带回家。妈妈力劝我换工,但都被我拒绝了,因为我真的很喜欢这份工作。”

 

于是,汶曼妈妈想到一个驱赶晦气的方法。她要求汶曼每天出门工作前,把3片蒜米塞入红包袋后放进口袋里,下班回家前就在路口丢掉。

 

“自从我带蒜米出门后,哥哥的病就好了。随后却是我的运气不好,一直遇到很多负面事情。然而,只要我不带蒜米出门,生活又恢复正常。这真的很奇怪,不由得你不相信。”

 

大难不死 相信是福报

 

朱汶曼说,她不认为从事殡葬业会带来霉运,相反的,她认为殡葬司仪为往生者办好告别式,是一份很有福报的工作。

 

“两年前,我遭遇了一场严重车祸,半夜时分开车误撞大树,结果,轿车都撞坏了,但我却只有手脚受伤,当时,妈妈马上把意外的发生怪罪在我的工作上。我却回应她说,十个人撞树出车祸,九个都会重伤死去,但我却只是受了点伤,这证明我很幸运。我是因为当殡葬司仪才会大难不死,这份工作确实为我带来福报。”

 

妈妈听了默默不语,看起来似乎认同了汶曼的看法,从此不再出言反对。

 

朱汶曼也说,能够进入殡葬业的人,其实需要一定的条件。

 

“不是有兴趣者就能从事殡葬业,曾有同事入行不久就频频生病入院,转行后才恢复正常。也有寿板店老闆改行后还是选择回到殡葬业服务,不是其他行业不好,而是热爱殡葬业的人只能在这个行业找到归属感。”

 

入行7年,汶曼平均每个月为廿多场丧礼服务。她至今已主持超过1500场丧礼。

 

奠文催泪 家属捶地哭

 

朱汶曼离开殡葬公司自立门户不久,就遇到最难忘的一次丧礼。往生者是一名老奶奶,生前由其中一对儿媳照顾,其他几名孩子则长期在国外。

 

在该场葬礼上,往生者的孙子要求汶曼唸出一篇遗书来代替奠文,以便把奶奶的心里话传达给长期在国外生活的叔叔们听。

 

汶曼接过遗书一看,才发现这是一篇很火红的网络文章,内容主题是年迈父母对孩子说的一番话。

 

“这个老奶奶生前常跟孙子们说很想念在外国生活的孩子,但却一直等不到孩子回来探望。因此,孙子选了一则文章来代表奶奶的思念与心声,由我来唸出,让叔叔们听了有所领悟。”

 

她说,那篇奠文非常催泪,往生者的孩子们听了,悲伤与懊悔的情绪一发不可收拾,有者甚至激动得捶地痛哭。

 

“我也当场哭到稀里哗啦,那篇文章真的让我很揪心,感觉心都揪成一团了。其中一段内容如下:‘当我老的时候,请你不要嫌弃我走路走得慢,你小时候也是我扶你一把啊’。这真是一个老母亲的内心话!”

 

这篇奠文传达了即时行孝的讯息,也触动了全场亲友的心。汶曼的表现被寿板店老闆看在眼里,对她非常欣赏与重用。

 

冀己丧礼有泪有玫瑰

 

主持了逾千场葬礼的朱汶曼可说是看尽了生离死别。她在发生车祸大难不死后,更珍惜生命,并争取更多与至亲相聚的时光。也因为明白人生无常,她早已设想过自己的丧礼场面。

对于自己的告别式,她坚持必须贯彻生前的风格──哭泣。

 

“我希望所有我爱的人都会出席我的丧礼,我会在死前留下遗书,让司仪读出来给大家听,每个人想哭就哭吧!我喜欢玫瑰花,我也希望亲友把玫瑰放进我的棺木里,以便让玫瑰陪我走最后一程。”

 

她早已把殡葬事业视为终身事业。现阶段,她持续寻求更大的突破与成长,并有意进修遗体化妆及修复工作,以成为一名全方位的殡葬业服务者。

 

在她的长期目标里,也包括开设一家殡葬司仪培训中心,以栽培更多接班人,并把殡葬司仪业推向更专业的发展方向。

 

■殡葬司仪的工作流程

1.一般情况下于丧礼前一天到主家了解详情,并準备撰写奠文及祭拜资料。

2.丧礼当天提前约两三个小时抵达丧府,準备拜祭用品及检查祭拜名单。

3.主持封棺及祭拜仪式,指导家属与送殡亲友祭拜,控制整个流程。

4.唸奠文,完成出殡仪式。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随机文章

热门文章